生活随笔

生活随笔

简介: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,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。
相关栏目:人生感悟人生哲理励志文章搞笑文章美文欣赏感人故事

  • 腊月集

    不紧不慢的时光之履,总是在日历牌渐薄的期待中,让年迅速跳进腊月之门。但城市里依然静悄悄的,该放假的已经放假,该上班的还在上班。虽然各大商场如秋蝉般,抓紧时间做着最后的炒作,但商场的生意依旧不冷不热。老祖宗流传千年的重大节日,被城市的快节奏...

    秦延安 发表于 2019-12-07
  • 缺称

    提着菜蓝子在菜场转悠了一阵,一连看了几个摊位上的萝卜。这萝卜又白又嫩,煞是叫人喜爱,这季节正是吃萝卜的好季节,如此鲜嫩的大萝卜实在难得。 先我前面的是一位老太太买,卖菜小姑娘称好后勤快地把萝卜放进菜蓝里,又转身招呼我,这时老太太警惕地问:少...

    谈笑在指尖 发表于 2019-12-06
  • 春景最美是春分

    如果要在诗词的海洋里打捞一句作为春分的象征,我会毫不迟疑地选取百般红紫斗芳菲。 是的,百般红紫斗芳菲最能活画春分的容颜。春分来临时,春天已扎定营盘,露头的小草长高了,发芽的绿叶变阔了,垂挂的枝条伸长了,而且,嫩黄变成了新绿,新绿变成了翠绿。...

    乔忠延 发表于 2019-12-04
  • 鸡年的时光渡口

    2017年,农历是鸡年,也就是我的本命年。我的生日,每年都是按照农历计算的,我妈说,还是老皇历准。当然,我得听我妈的话,没有我妈,我这粒生命的尘埃,不知道还在哪个星球漂...

    李晓 发表于 2019-12-03
  • 弹酒

    弹这个字本身就是有声音的。一念及,就有秋风过弦的出尘意味,所谓目送飞鸿,手挥五弦,俯仰自得,游心太玄。那长袍宽袖的一挥间,手看不到,弦已发音。弦起起伏伏,手翩翩跃波。弹字有魏晋的风雅意蕴。 从兵器上看也是如此,战神吕布是方天画戟,关羽是青龙...

    董改正 发表于 2019-12-03
  • 莲鹤

    青铜器,是古老的文物,可它打动今天的中国人的心,极其轻易。世界上几乎只有中国人,是不以宗教为信仰的。中国人信仰的是家国。所谓在家尽孝,为国尽忠。这种信仰是否好?几千年文明不断,能说它不好吗?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可能更好的信仰。这种信仰的安置,...

    陈鹏举 发表于 2019-12-02
  • 说“秋”

    陶渊明曾写过一首诗:坐止高阴下,步止荜门里。好味止园葵 ,大欢止稚子。意思是说,想读书,到哪儿找个树荫就行了。要散步,在我家的柴火门里就够了。天下第一美味,就是自家的蔬菜。人间最大的欢乐,无外乎陪孩子长大。 细细想来,这也是人性最原始、最简...

    陈绍平 发表于 2019-12-01
  • 说家风 道国格

    俗话说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国有国格,家有家风,其实,家规也就是家风的主要内容,或者说制度化、格式化了的家风。 而家庭、家族又是一个国家和社会的细胞,所以说,家风虽小,但它影响着国家这个大风、大气候,也即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精神风貌和特质。...

    汤云明 发表于 2019-11-29
  • 想不开的时候

    打一个朋友的电话,问他在哪儿,答医院。赶紧问他,哪里不舒服?他说他没病,好得很。又问他,是去医院看望什么人?他答,也不是。那你跑去医院干什么?他说,心情不好,所以来医院走走。 因为心情不好,跑到医院去。这算什么理由? 隔日见到这个朋友,他的...

    孙道荣 发表于 2019-11-27
  • 漫话两款美食

    河州肉酒 临夏旧称河州,那里有一种独特的小吃,名叫河州肉酒。黄酒用黄米酿制而成,其味醇厚浓郁,富含营养。羊肉以栈羊、山羊肉为佳,细嫩鲜香。用铜瓢烧黄酒,将要沸腾沸时,将切成薄片的羊肉投入,扑腾扑腾翻滚时,撒入葱花,即可起锅,舀入碗内,品酒吃...

    邓明 发表于 2019-11-25
  • 成长的天才

    我一直觉得所有的孩子都是天才。一个一个在我们的努力教育下,长大成人以后才慢慢平庸起来。我好像也没有力量去批评我们的教育环境。事实上确实是我们家长和老师,当然还有社会和环境的各种管理组织,大家团结合作起来,把我们的孩子努力培养成了规范的准机...

    张宇 发表于 2019-11-24
  • 沧海一粟摄

    旅客要在每个生人门口敲叩,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。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,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。 泰戈尔的这句话其实已经熟稔在心,但那天,在中原风读书会上,听作家乔叶郑重地念出,再次被击中。 也许终其一生,我们都在寻找安顿灵魂的方式。少年时,我们...

    冻凤秋 发表于 2019-11-24
  • 合格的路人

    我们应该有勇气承认:当今社会,人欲横流,要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,做一个精神纯粹的人,做一个完全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难度系数很高。这样的人,我们不能说绝无仅有,但最乐观的比例也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吧。如果我们降低难度,做一位合格的公民,又该如何确...

    王开林 发表于 2019-11-23
  • 天狗吃月亮

    过去人们常说的天狗吃月亮,就是月食,月食是星球运转所发生的自然现象。即地球运行到月球和太阳之间时,太阳光正好被地球挡住,不能照射到月球,月亮会出现黑影。太阳全部被地球挡住时,就叫月全食;部分挡住叫月偏食,但月全食一定发生在农历十五或十五以...

    刘昌谷 发表于 2019-11-23
  • 报摊老人

    在我家附近那个公交车站,每天总能见到一位头发花白、精神矍铄的卖报老人。 早晨七八点,是老爷子最忙的时刻。他手脚不闲,迅速地拿报找零。 过了早高峰,老爷子才悠闲下来,慢慢地整理早上的营业额。到上午十点左右的光景,他才享用早餐。保温盒里有两三个...

    刘兵 发表于 2019-11-22
  • 穿越无名峡谷

    入秋,我们20名摄友去穿越深山里的一条无名峡谷。 在古报屯新认识的友人一得斋人把摄友们带到峡口,像把一群鸭子赶到了目的地,他便在一旁悠闲自得了。 摄友们一个个拿出装备,相同或不同的镜头,长枪或短炮,啪啪啪拍起来。这些镜头还真有点像觅食的鸭嘴,...

    赖建辉 发表于 2019-11-21
  • 家乡的丹江大桥

    我们家祖居陕南商州。前些日子,我有幸目睹了故乡丹江立交大桥的通车典礼。那隆重、那热烈、欢乐的场面令我久久难忘。远远望去,一座钢筋混凝土铸造的立交大桥,犹如一条跃出水面的蛟龙,腾空而起。这是父老乡亲们多年的夙愿,终于变成了现实。奔走相告的乡...

    田原 发表于 2019-11-20
  • 神仙天竺山

    福银高速翻越秦岭,向东南延伸到商洛,当西商二线(沪陕)高速修通以后,福银高速不再经过商洛市,而是在商州的麻池河立交与新建成的沪陕线分道扬镳,过山阳县入湖北境,沪陕线则过洛南县进入河南境。山阳与洛南两县通高速,不仅带动了地方的活力,更为两条...

    郭少言 发表于 2019-11-20
  • 平桥豆腐

    平桥豆腐,别看名字朴素无华,却是江苏淮安的一道名菜,在满汉全席中占有一席之地。一道菜肴能从众多菜品中脱颖而出,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菜,历久不衰,必有过人之处。 平桥豆腐的平桥,是个地名。以地名为名的菜肴在我国为数众多,诸如扬州炒饭、西湖醋鱼、北...

    马浩 发表于 2019-11-19
  • 书香伴我行

    一等人忠臣孝子,两件事读书种田。这是明代首辅张居正故居里的一副对联,也是我看过的最朴素的肯定读书之作用的对子。几十年风雨人生,所幸我能一直与书相伴。 我的童年是在偏僻的海岛小渔村度过的。那时还不懂图书馆为何物,父亲床头的那个书架就是我小小的...

    陈彩曼 发表于 2019-11-18
  • 诗意的世界

    前段时间看了电影《小王子》。小王子驯养了一只等爱的狐狸。小王子在驯养狐狸后的第二天去看望它。你每天最好在相同的时间来。狐狸说,比如说,你下午四点钟来,那么从三点钟起,我就开始感到幸福。时间越临近,我就越感到幸福。到了四点钟的时候,我就会坐...

    张闻人 发表于 2019-11-17
  • 邀自己对酌

    你邀请自己对酌过吗?我就邀请过。那是多么开心的事。 自己可是个难寻的主啊,如果你不动真情,就是学刘备三顾茅庐,你也不一定请的动。 自己在哪里?你找他不容易找的到,他却时时盯着你。这个多变的主,一会是魔鬼附体,一会是天使下凡,你如不好好善待他...

    顾鸿亮 发表于 2019-11-16
  • 脸盲症

    朋友说我有脸盲症,以前见过的人隔一阵子再见,就不认识了。尤其是参加活动或聚会什么的,总有人比我先到。我走进来,把屋内的人大致扫了一圈,发现并没有熟悉的面孔,这时我就会找到一隅坐下来吸烟。有时烟还没点燃,便有人过来打招呼,嘘寒问暖后问些我曾...

    石钟山 发表于 2019-11-15
  • 话说安澜桥

    凡居住在龙岗场周边的人要乘车外出,那座位于箭滩河上游的安澜桥则是必经之路。每当我乘车经过这座桥时都会浮想联翩。在不算太长的时间里,它却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。 要谈这里交通的巨变,首先要从桥的昔日说起。有关史料载,安澜桥始建于清光绪32年,即公元...

    刘昌谷 发表于 2019-11-13
  • 一本字典读闲趣

    一日,有朋友来玩,看见我对照着一本《新华字典》抄抄写写,便问我在研究些什么?我一时语塞,脸红心跳,这哪里谈得上研究一词,只是闲来无事,怕曾经相识的字忘记了读法或写法,故而翻一翻、写一写。 其实,字典不仅仅是识字的工具书,也是一种优秀的读物,...

    张辉祥 发表于 2019-11-13
  • 翻越一座山,翻阅一段史

    一 清晨。一座城,枕山襟水,仿若还在梦中。青衣江是醒的,殷勤引路,哗哗说个不停。想起那句诗:蓬山此去无多路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山是夹金山,此去也非求仙问道。青衣江知道,我要拜谒的物和事,都写在涓涓的细流上。 遥望夹金山,我恍若看见一群灰色绑腿...

    葛亚夫 发表于 2019-11-13
  • 蒜面条

    酝酿日久的蒜面条情结终于浓郁,在骄阳下想一想爽口的蒜面条就顿生凉意。忙不迭地赶往超市,采购黄瓜若干根,中宽面条若干根。恰逢端午节,超市内外人潮汹汹,尤其是卖粽子处和礼品处人山人海,更是体现了小康社会的优越性。 人到了这个年龄,上有耄耋老人,...

    庄学 发表于 2019-11-13
  • 做一些“颠倒”的事情

    树叶黄了终归要落于大地,果子熟了终归要烂于泥土,我们老了终归要长眠地下。我想,这是一种回归,是一种自然,万事万物离不开这个定律。 说白了,于人来说,这也是一种本真。这种本真,是我们生存的根,是我们脚下的土地,是我们快乐和力量的源泉。这让我们...

    林莽 发表于 2019-11-13
  • 让他三分又何妨

    清早上班时分,一条狭窄的小街中,一辆轿车和一辆摩托相对而行。如果摩托车往左再靠边一些,或者轿车往右再靠边一些,他们就可顺利通过。但他们没有这样做,硬是按原先的方向直直驶来,似乎没有让一让对方的打算。于是,小街就这样开始了肠梗阻。轿车司机摇...

    朱国南 发表于 2019-11-13
  • 请忘掉我的一生

    在艾丽丝门罗个人最满意的短篇小说集《亲爱的生活》中读到《沙砾》那篇时,我被人物面对支离破碎的生活时,那五味杂陈的内心和冷静向前的态度打动,以为那便是集子的高潮。但直到今天读到《火车》时,我才明白,那曾经感动我的部分,仅仅是这部书的序曲,《...

    冯娟 发表于 2019-11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