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太阳城平台投注
  • 太阳城最新网址
  • 太阳城现金娱乐
  • 日记
  • 故事
  • 小城故事

    作者: 徐善景2019年12月01日生活故事

    我是15年前搬进小城的。

    那时的小城很小,我居住在小城东北角一栋五层楼房的第三层。下楼往东走,不远是郊村;往北走,三分钟可到野外;往南走,十分钟能走到汝河边,站在河边,可以遥望到对岸的田野和树林。

    楼房临街。那条街是三条贯穿小城东西的主街道之一,也是三条街道中最窄的,叫文化路。不过,在我看来,这条街道已经够宽敞了,不要说晚上人少车稀,就是白天,步行,或者是骑自行车,可以随便在街上横行,甚至嬉戏,不用担心被人碰着被车撞着。

    也有窄的地方,在人民路中段花坛一带。那里是小城最热闹的地方,商业大楼、凤山楼、购物中心是当时小城的三大购物场所,正好围在花坛的东南北三角。人流量大,车流量多,晚上宽敞的街道,到了白天立马变窄了。花坛其实没有种花,而是一个喷泉,是小城具有标志性的处所。可能是喷泉周边建得像花坛的形状吧,于是,喷泉被叫成了花坛。

    最宽的是南边的那条大道。我第一次经过那里时感慨万端:不愧是大道,够大够气派。只是那么宽的路,长时间看不见人,也看不见车,躺在那里有点浪费,太可惜了!汝河与大道毗邻,过了大道往南不远就是汝河大堤。那条大堤是1992年一次万人大会战修建的,旨在保护小城。

    小城的楼房普遍不高,最高的是一家大酒店,12层,站在楼顶,可一览小城全貌。

    然而,不知从何时起,小城开始变大变高。

    我仍住在原来的居所,但下楼往东、往北,抬眼全是楼居。东边的郊村早与小城连为一体,北边绵延的是楼房。往南十分钟,已走不到河边,就算到了河边,对岸已不再遥远,而且,树林和田野也没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,也是楼房。一河之隔,小城分为老城、新城,只是新城的楼房更高、更大、更多。

    这些楼房,鳞次栉比,高大林立,三十多层也很正常。

    楼房高不高,风知道,我也知道。以前的夏天,我住得三层楼上,就算是骄阳如火的中午,南北窗户打开,室内空气对流,丝丝凉意顿生。因此,每到热时,我只要一声“把空调打开”,家中大人小孩,都知道是要打开窗户。两年前,这样的待遇因北邻拔地而起的高楼戛然而止。酷暑难耐,只好安了空调度夏。有时看到街道树枝乱颤,急急开了所有窗,想使室内空气对流一下。但窗开了大半日,室内仍然混浊。对流,只是一厢情愿的想象。

    城大了,楼高了,街道却窄了。挤窄街道的是车。小轿车、农用三轮车,最多的,还是电动车和摩托车。驾驶车辆的人,开时任性,停放时也任性,横冲直撞司空见惯,随意停放似乎正常。于是,一幕幕惊险剧的上演,和街道堵车现象,开始随时考验起小城人的耐性来。

    这种情况,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。人和车,像是春雨,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。

    变窄的还有河流。1992年修建的大堤,已被圈进城区,栋栋高楼早已立于其上。数十年没暴涨过的汝河,似乎已被驯服,此时像是一位苗条的少女,躺在城市的中间,任由来往行人车辆,穿梭于她的腰带——汝河桥上。

    有时我会想起1988年老家那场暴雨,一夜之间,冲毁了三座石桥。那时,我家离河岸有200米,漫过河岸的洪水冲进家中,近两米深,至今想来,仍心有余悸。今年“橘子洲头”的洪涝灾害也相当怕人,据说是百年一遇,损失惨重,令人叹惋。

    于是就想,假如遇上百年不遇的洪水,苗条的汝河,能否承受?河边的高楼,可否安全?

    小城还在扩张,不,是在膨胀!小城四周是山,河道已被挤窄,再向周围扩张,有难度。但楼层可以增高。这也是扩张,这样的扩张,不是膨胀是什么!

    于是就又想,地球上小城有多少?膨胀中的小城又有多少?气球在不断膨胀时会胀破,地球呢?

    小城故事多,今日已非昨。只是这故事,若干年后,会不会成为美丽而凄惨的传说?!  

    欢迎投稿,注册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    阅读评论你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
    相关文章

    必读文章